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  

天下皆知的奸臣,如何位子坐的那么稳?_人文频道_东方

发布日期:2020-09-12 07:2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不过有时也是身不由已,奸佞当政日久,党羽已遍布朝廷天下,皇上有心除掉,却已被架空,不得不谨慎。明嘉靖,严嵩父子专权,嘉靖一心想成仙,几十年不上朝,把政务都交给司礼监和内阁,司礼监是太监管事,是皇上自己人。内阁里自是严嵩当了多年一把手,不论京官还是地方官,倒有大半或是严氏父子门生,或是他们推荐安排,或是惧怕其淫威。到了后期愈发无法无天代行君事,嘉靖也知道,再不除大明天下危矣!可此时若行除奸,手下大批严党羽翼,易引发天下动荡。已成气候,实是无可奈何的境地啊!

难道这些奸臣干了这么多坏事,皇帝竟如此愚钝毫不知晓吗?也不尽然,在高高在上的皇帝们眼里,世人皆为棋子,朕就是下棋之人。老百姓考虑三顿饭,帝王考虑天下事。过去的皇帝喜欢玩“制衡”,朝中往往是忠奸并立,万一把奸臣都除了,另一伙没了抗衡,逐渐坐大,朕可如何是好?让两帮人互相咬吧,他们咬累了,才没精力来找朕的麻烦,位子才坐得稳。于是乎,朝堂争吵混乱不堪,两帮人马各行其是,皇帝老子在中间阴阴笑,天下皆在朕掌中矣!这种情况较为普遍,也被历代帝王尊为驭下之道。

历史千年,如白驹过隙。一代不过百年,到如今已多少风流尽去。

凡此种种不胜枚举,古之帝王,大多是投了好胎承袭君位,玩弄权术安于享乐,只管自己位子稳,哪有真心将黎民百姓放于心上,故尔历朝不乏奸臣当道,用辩证唯物主义来归纳,究其因果也是历史的必然。

自古皇权最大,帝为天子。那些奸佞之臣,若是罢免坐牢,也就皇帝一句话的事,奸臣当道自是跟皇帝脱不了干系。如明万历年,出了位明朝鲁班朱由校,大好江山他不爱,专好干木匠活,直到了废寝忘食的程度。当朝有位大太监魏忠贤,自称“九千九百岁”,可见多么嚣张。每到有关键的政事承奏,这个魏忠贤专挑朱由校在木工房的时候去。皇帝正忙的热火朝天,又一件心爱的木器马上大功告成,此时心魂迷醉,哪有心情理会,于是大手一挥,“这事你去办吧,照准!”于是这个奸宦魏忠贤便理所当然的代行了皇帝之职,做下许多大逆不道的事。两个人各取所需,皆大欢喜。此为一因,玩物丧志,视国家大事为天下第一苦差,致使大权旁落。类似的还有那位瘦金体大书家宋徽宗,风流雅韵词闻天下的李后主,都是上天给放错了位置,以至沉迷所好,不问政事。

还有呢?帝王虽君临天下,“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率土之滨莫非王臣”天下都是他们的。但是他们也是活生生的人,七情六欲也是少不了的。需要人哄,需要人伺候,需要人揣摩圣意,甚至有些阴损的事,自己不好出手,可以让那些奸臣去办,他们担骂名,好处归朕,大不了事败,杀掉他们以平众怒,还能给朕落个“圣君”的清名。而那些奸臣们自也非常人,平时鞍前马后把皇上伺候的舒舒服服,圣意暗示的赃事也能办的妥当。时间一长,皇上也离不开了。有次乾隆当着众人出一龙屁,群臣自是不敢触犯,但也着实尴尬。和?眼珠子一转,越众而出:“臣有罪!”乾隆暗喜却问:“如何有罪!”和?一看有门,“臣于朝堂之上,万岁面前,行此亵渎之事,万死莫赎!”这等尴尬事被和?一力承担,维护圣颜,这是何等功劳,从此自然圣眷正隆。乾隆何等人物,和?那些苟且能不知道吗?没法子,如此好鹰犬,若除之,到何处能寻啊!再如宋高宗赵构,朕想议和,岳飞却成天要战,有心杀之啊,不过朕不好下令,那个谁,秦桧你去把这个事办了!反正以后事发,香港三怪心水,有秦桧顶缸……以至有人问秦桧以何罪名给岳飞论罪,秦桧摸着胡子也不知道怎么编。

我们历史上不乏忠勇之士,为国捐躯者有之,为民请命者有之。凡事皆有对照,阴阳、冷热、黑白、忠奸,于是也有了为万世不齿的奸佞之人。或时来运转,或因缘际会,这些奸人有些也能身居高位,视国家重器为玩物,视生民性命如草芥。而且令人玩味的是,个别奸臣虽已恶名昭著于朝野,遭千谏万唾,却仍能屹立数十年而不倒。

具体缘由,荒唐劣迹,还请一一道来。



上一篇:银幕呐喊:向世界讲述中国人民抗战故事-中新网 下一篇:没有了